四月

更新状态,昨天交完了小论文,估计6月会发刊:新闻专刊《传播力研究》 ,结束论文在四月月末前要把学院奖的内容做完,到了五月会有新的内容大广赛,说实话,真的做皮了。如果可以重新选择的话,选一个新的学校读研可能会更新鲜些。再过几天,编辑证就下来了,还有这个月的19号要出教资证的成绩,但愿好运。

清明小长假五天哪儿也没去玩,在宿舍宅了五天都快长草了,睡腻了就起床码论文,昨天总算交刊了。年前同学找到了我想让我以教书的形式入股,他想办个小初高的补习班,就在合肥,今天我给他发信息,问他辅导班怎么样了,他说还在做线上,那会他正在码代码,估计忙完还得商量商量这事,我觉得挺好的,我们都是有想法的年轻人。昨儿豪哥问我,“小许,你觉得创业怎么样?”“挺好的呀”我回答,“但是这取决于干什么了?”豪哥说“你没事就琢磨琢磨” 我一直觉得吧,我们还算是个人才吧,哈哈,所以这个是合作的事儿,就又找了那个同学,其实算不上同学,是朋友吧。想说什么呢?就是年轻人想做自己想做的事儿,比如赚钱,也都是挺好的,不过需要一步步来,人脉是重要的吧,毕竟我们一直在学校的人儿,最多的也就是同学了。

再说说自己这两天看的电影,其实公众号不想推了,因为还要追阅读量,就不想弄了,估计得长草了都。最近看了两三部电影都是悲剧为结局:村上春树的《挪威的森林》《白夜行》还有小帅的《闯入者》《青红》,虽是悲剧收尾,但是不得不令人深思:一个时代影响一个甚至多个青年之深。日本小说一般都不避讳性,日本可以说是个极端的国家,单纯的会把纯爱电影刻画地恸哭,不单纯的那就是畅销的xx事业了,可悲的是村上春树的小说动不动就以自杀结束生命,精神多么软弱。而小帅的剧本反应的是三线人的悲喜人生,更多的是悲吧,在那个年代被控制住户口,没有户口是多么糟糕麻烦的事情,总之很值得看一遍。因为感兴趣,就搜了一席小帅的一段视频,看了真的很感叹一个时代人的命运,相反,我们这代人算是幸福的,不幸自有不幸的,总归是向上的,毕竟社会还是在进步的。其实,想说的不只这些,可能长大了的缘故,容易被感动被牵引,也或许,我们都是在变化,变得不一样又或是一样。看完这四部电影,也会有让我纳闷的问题,比如说,“雪穗为什么不怀孕”“小根那么爱青红,为什么还要强奸她”“渡边是爱直子的,直子为什么一直都不会湿”这些毫不避讳性,却真实又不真实地刻画了爱与性的矛盾,我不评价好坏,只是直觉上的令人悲。

而生活大部分是喜的,可喜的。而作品的悲,反差下更值得我们珍惜当下的喜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